追忆我国“显示器泰斗”、东南大学教授童林夙

2020-04-22 07:01:30 福州科技 82

  交汇点讯 他主持22个大型彩色显像管项目,在上世纪80年代为国家节省宝贵的10多亿元;他主导三次技术改革,带领“中国屏”在荆棘中闯出路来,奠定我国电子产业的支柱地位……他是我国著名物理电子学专家、中国显示器技术“泰斗”、东南大学电子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童林夙。他一生恪守“为国谋科研”的崇高理想,将自己的全部热爱贡献给国家需要;他时刻不忘“谦约节俭,廉公有威”的家训,以清白坦荡的品格、春蚕抽丝的精神,影响着他的子孙和学生们……他是建筑宗师、“中国建筑四杰”之一童寯的儿子,也是如今华为5G首席科学家童文、同济大学规划系教授童明的父亲。

追忆我国“显示器泰斗”、东南大学教授童林夙

  图片由童林夙家人提供

  4月2日,童林夙因病医治无效,在南京逝世,享年87岁。记者近日采访了他的“身边人”,追忆他的“传奇人生”,希望以此致敬他永不褪去的“科研襟怀”。

  纯粹科研心,开辟显示器国产化“光明前途”

  “纯粹”是童林夙60载科研生涯中收获最多的一种评价。

  “直到两三年前,童老师还坚持每天到办公室,看文献、审论文、跟我们交流。他对最新的显示技术总是很痴迷,我们每次做显示屏像质评价,他总是年龄最大的被试对象。” 东南大学显示技术研究中心主任张宇宁回忆说。

  “我们父子之间的交流大多围绕物理学、产业形势等时下的前沿话题展开,常常就着一杯茶,我们聊得酣热。”长子童文接受采访时回忆,父亲与他的最后一次见面,聊的仍是“物理话题”。在次子童明的印象中,父亲始终保持着忙碌、严谨的状态,“1975年左右,父亲要经常去北京出差。即便在家,也总是把自己关在屋里研究他的课题。他非常守时,稍微迟到一点,他会非常不开心。”

  将“纯粹”的一腔热爱,付诸给科研事业,20世纪80年代,童林夙带领团队,开拓出了“中国屏”,也书写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追求自主技术创新的奋斗篇。1975年以来,童林夙先后主持了全国31厘米黑白显像管联合设计、10厘米黑白扁平显像管及电视机、新型高分辨率彩色显像管(1988年国务院引进国外智力领导小组重点项目)、1000线单色内偏显像管等项目。1983年6月,他领衔研究的十二英寸扁平显像管,体积缩小一半,耗电减少一半,可直接使用干电池。“当时,我国有2000万台电视机,如果都采用这种扁平显像管,节省的电能会相当可观。他早期对显示器件形态便携化、功耗节约化的追求,是如今各类新型显示技术发展的核心目标。”张宇宁说。

  根据资料统计,1987年以来,童林夙代表国家参与并主持对国家22个大型彩色显像管项目进行评估,为国家节省投资10多亿元,这些项目上马后,很快还清贷款盈利,向国家上交巨额利税,并形成我国电子工业支柱产业之一。

  方寸间“实验室”,滋养顶天立地的“科研襟怀”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回望童老先生的一生,“实验室”占据了他绝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以沉潜之心,钻进实验的有限空间中,探索物理世界的无穷奥秘,只问耕耘,不问收获,这是他的“科研襟怀”。

追忆我国“显示器泰斗”、东南大学教授童林夙

  童林夙教授(前排右一)向时任国务委员、中国科学院院长宋健汇报展示研究成果。东南大学显示技术研究中心供图

  许多人对他的记忆都与“实验室”有关。“那是1979年,我刚刚高中毕业,正在为填报高考志愿的事左右犹豫,想和父亲聊聊,傍晚就去了他的实验室,却意外地被一块扁平的显示器震惊了。”童文向记者回忆,父亲实验室“那一帧画面”,对他后来的人生选择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童文说,当时的显示器都有厚重的“包袱”,实现扁平化曾是一项国际化的前沿技术,在父亲的实验室里,他一侧看到这个前沿技术“实现”的真实画面,一侧则看到满桌的草稿纸、满黑板的一行行公式。

  “这就是物理的神奇,也是突破原创性技术的魅力,通过孜孜以求的研究,以及严谨的算法,你可以改变物理世界的‘宽窄’,甚至能为人类生活创造一个‘极限’。”那一年,童文坚定选择了东南大学无线电工程系,也由此开启了电子信息的科研路,如今作为5G技术主导人之一,发出中国通信发展的“强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