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基础教育课程政策变革70年回顾与反思

2020-06-30 12:19:12 福州科技 185

    摘要:基础教育课程政策是一个国家为实现一定历史时期的基础教育发展目标和任务,依据国家在一定历史时期的基本任务、基本方针而制定的关于基础教育课程的行动准则。新中国成立以来,基础教育课程政策的变革与调整驱动着我国基础教育课程与教学发展,在探索中国治理的过程中虽然出现了短期的冒进,但很快回归正轨,规范与指引着基础教育课程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逐步形成了基础教育课程政策的中国表达和中国治理。从我国基础教育课程政策的变革历程看,经历了改造继承与盲目借鉴、自主探索与跃进变革、中国特色与科学借鉴、中国治理与中国表达等四个阶段。课程政策必须立足国情,基于学生本位,遵循教育规律,立德树人,指向人的素养提升,促进学生全面发展。同时,在制定课程政策的过程中主体应具有广泛性,执行过程中政策必须转化为制度,实施三级管理,做到与时俱进,时时评价,才能确保政策实施的合理性和有效性。

    关键词:基础教育;课程政策;素质教育;立德树人;三级管理;中国表达;中国治理

作者简介:殷世东,福州科技职业技术管理学院教授,闽江学者特聘教授,教育部福州科技职业技术管理学院基础教育课程研究中心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宁夏师范学院特聘教授。

  基础教育课程政策变革是以学生身心发展的特征以及社会对于人才的需求为基点,以基础教育课程的利益与权利的合理分配为出发点,调节基础教育课程领域内各个主体之间的关系,从而更好地规范与指导基础教育课程实施,以实现基础教育课程的最终目标。国家课程政策是“针对普遍存在的课程问题制定的课程目标、内容标准、结构以及课程管理权限、课程评价方式的规划或文件,这些规划或文件在全国范围内具有指导性或者权威性甚至强制性的作用”,因此,需要保证其科学性、合理性和适切性。由于基础教育课程政策多种因素的影响与制约,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基础教育变化,必须适时进行改革与调整。

  一、基础教育课程政策变革的基本历程

  (一)改造继承与盲目借鉴时期(1949—1957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我国基础教育课程政策是在改造旧的基础教育制度基础上,同时,借鉴前苏联基础教育课程政策而制定的。由于对前苏联基础教育课程政策及基础教育课程设置与实施的具体情境了解与分析不够,进行盲目照搬,在一定程度上脱离了中国基础教育实际情况,产生了一些不良影响。1949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规定了新中国的文化教育政策:“人民政府应有计划、有步骤地改革旧的教育制度、教育内容和教育法”。在此纲领的规范与指导下,对旧的课程、教材等进行改革,以适应当时社会发展的需要。为了进一步推进《共同纲领》中的文化教育政策,中央人民政府成立文化教育委员会和教育部。之后,在北京召开新中国第一次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提出新中国的教育要“以老解放区新教育经验为基础,吸收旧教育有用经验,借助苏联经验,建设新民主主义教育”等,成为基础教育课程政策的航向标。

  从1950年起,我国聘请苏联专家担任教育部顾问,协助研究制定与颁发新中国第一份基础教育课程政策《中学暂行教学计划(草案)》,其中的课程设置模仿前苏联的课程结构。1952年教育部发布《关于颁发四、二旧制小学暂行教学计划的指示》规定小学课程设置语言、算术等8门。同时,教育部颁布《中学暂行规程(草案)》对中学课程与教学进行规定。其中,对中学各科教学科目的课时进行分配,以指导中学课程设置与实施。同年10月,为了进一步规范小学教育阶段的课程设置,教育部制定与颁布新中国第一份五年一贯制小学《小学教学计划》等,各种基础教育课程政策文件的总体指导思想是向苏联学习,加强基础知识教学与基本技能训练,取得了一些成效。但在有些方面照搬了苏联的基础教育课程政策,如过分强调中央集权,统一化管理,导致基础教育课程结构单一。同时,模仿苏联基础教育课程设置,如政策规定课程设置,停开中学政治课,只在高三设置宪法课;中学外语课只开俄语课。

  在教学内容方面,由于照搬苏联十年制教学计划和教学内容,将其拉长为十二年从而降低了某些学科水平。如:1953年关于初中数学教材内容编写,主要是参照苏联数学课本编写初中教材。同样,教育部公布的小学算术大纲规定,与之前的国内教材相比较,也是降低一个年级水平。1954年政务院发布《关于改进和发展中学教育的指示》指出:“有计划地修订中学教学计划,修订教学大纲和教科书”,但由于参照苏联的教材进行修改与编写,整体水平比之前大体上降低了一个年级的水平。这一时期,对旧的相关基础教育课程进行改造,取得一定成效。但由于盲目照搬苏联基础教育课程政策,导致我国基础教育课程在一定程度上脱离了中国实际,难以适应我国的基础教育发展和人才的培养的需要。

  (二)自主探索与跃进变革时期(1958—197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