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大先生”养成 要从课堂教学发力

2022-01-14 17:35:30 福州科技 94

今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清华大学考察时提出,教师要成为大先生,做学生为学、为事、为人的示范,促进学生成长为全面发展的人。“大先生”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理想教师形象的时代激活,是中国话语的智慧表达。“先生”之“大”,在于大情怀和大境界,有为国为民的大担当;“先生”之先,在于先知更在于先觉,不仅要具有扎实学识,更要具有较高的道德品格,能成为学生的道德榜样,对学生产生示范影响。

成为“大先生”,是党和国家对新时代教师的殷切期盼和谆谆教诲,每个教师都要将此作为理想信念,将“大先生”的形象体现在自己教育教学工作的方方面面。“三寸粉笔,三尺讲台系国运”,课堂是教师被赋权最多的教育空间,也是最能体现教师职业尊严的实践场所。教师必须从课堂教学发力,在课堂中呈现“大先生”的样子,努力成为时代需要的“大先生”。

    教书与育人统一:

    在课堂教学中 关注学生的品格成长

“先生”最初由字面义引申为“父兄”“长辈”,后来又引申为对年长且学高、德高者的敬称,并逐渐成为对教师的通称。“先生施教,弟子是则”,教师以较高的学识和道德品格传道授业解惑。传统教育与生产生活高度融合,因而知识学习与道德品格养成是一体的。随着人类认知能力的提高,知识逐渐从日常生活层面脱离开来,成为系统化的学科知识,并进入专门的教育机构,教师也逐渐成为“只教书,不育人”的学科教师。“只教书,不育人”,只能是经师,甚至是教书匠。新时代对“大先生”的呼吁,就是要教师将教书与育人相统一,促进学生的全面成长。

当下的课堂教学,要回归教育的本真状态,更加关注育人价值的实现,培养学生高尚的品格和良好的品行。这不仅要求德育课、思政课的教师理直气壮地对学生进行道德教育,更要求各学科教师在教材解读、教学设计中,挖掘学科知识的德育元素和育人价值,将学科知识的教学与学生道德品格的养成深度融合。社会主义新时代,道德与法治、语文、历史等三科意识形态较强的课程实现了教材统编,这三门学科的教师在课堂教学中要更加重视对学生思想意识、道德品格养成的关注。我们要认识到,指向学生全面发展的“五育融合”,其实施理据和并举方式,是以培养“健全的人”为理论逻辑和实践逻辑的,教师要在学科教学中加以落实。

传道者,自己要信道、明道。要成为学生为学、为事、为人的“大先生”,教师自身要有坚定的理想信念和高尚的师德情操,自己要明大义、辨是非。多元文化时代,在西方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的影响下,学生的价值判断和道德认知受到较大冲击。教师在引导学生理解教学内容的时候,一定要精准识别并及时纠正学生潜在的道德虚无主义和价值相对主义,在课堂教学的现场坚决捍卫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而不是模棱两可地“留到课后讨论”。只有对学生进行为事、为人的道德教育和价值教育,教师才能回应社会赋予的公共信任和神圣使命。

    言传与身教统一:

    要“教道德”,更要“道德地教”

教学活动本身充满道德意义。教师在教学中具有双重身份,是道德教育者,也是道德实践者。我国传统教育强调“言传”与“身教”统一,“言传”指向道德教育的内容层面,“身教”则指向道德实践的行为层面。教师在课堂教学中,通过言传身教,在培养学生道德品格的同时,也能提高自身的道德素养和道德实践能力。这是课堂育人的需要,也是“大先生”养成从内部突破的途径。

“教,上所施,下所效也”,教师要认识到自身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会对学生产生示范影响。要“教以道德”,必须以德施教,只有教师以身作则、率先垂范,道德教育才能具有成效,否则只是技法层面的“表演”。教师要用道德规范和伦理准则审视自己的教学行为,让教学过程成为道德实践过程。

不同于一般的道德实践,教学作为师生共同探求知识、探索真理、学做真人的过程,更加需要民主平等,需要教师将公正、友善、耐心、慈爱等德性在教学交往中生动呈现,需要教师投入更多的爱,关心青少年儿童的成长和发展。教师要对自己的言行进行有效约束,任何时候都不要让挖苦、讽刺、歧视、不公等出现在自己的课堂。教师要努力改变作为知识权威的身份定位,相信“学生有教你的能力”,以发展和期待的眼光看待学生的道德发展和生命成长。“大先生”的课堂,不要出现惩罚性点名、羞辱性交流和“连坐制”。除了常态课,我们还应该关注公开课、观摩课、赛课等非常态课堂,要以道德的眼光审视公开课中的“陪练”“精挑细选”“配合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