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对话赫拉利:下一个20年,所有人的生活方式都将改变

2020-02-14 15:46:01 福州科技 53

【MBA中国网讯】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会破坏个人自由吗?科技竞争会引发全球分裂?最后的最后,人类会毁灭自己,还是实现永生?

瑞士时间1月21日上午,华为创始人兼CEO任正非出席了2020年达沃斯论坛的“科技军备竞赛塑造的未来”主题论坛。任正非在会上表示:“科技是向善的,因此人类没必要为人工智能那么恐慌。

《人类简史》、《未来简史》作者瓦尔·赫拉利同样认为,科技是中性的,人类可以通过科技创造工具,赋予人更多能力。

欢迎大家带着这几个问题来阅读今天的文章:

01.这场科技军备竞赛会让我们必须面临哪些风险?

对人类来说,对世界来说,这个科技军备竞赛有多重要?这个问题仅关乎市场主导地位,还是说这是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关乎市场体制的未来发展、民主的未来发展、以及未来谁将成为全球主导者?哪些因素会处于危险境地?

02.这场科技军备竞赛会带来什么后果?会发生什么?全球是否会分裂为两个生态系统?这意味着什么?

03.最后,我们需要怎么做才能避免最坏的结果?

科技军备竞赛

主持人:

首先,请赫拉利教授分享下您对第一个问题的看法:就是科技军备竞赛有哪些因素会使我们处于危险境地?

我想从您的书中选取一句话,作为我们今天讨论的开始

您写道:

未来一百年,人类将迎来前所未有的变化。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可能会破坏个人自由这一观念,让自由市场和自由民主制度成为过去式。民主如果以当前的形式发展的话,将无法抵御生物技术和信息技术融合的侵蚀。

所以,我们是不是可以说,面对这一发展趋势,很多方面都将面临风险,为什么?

尤瓦尔·赫拉利:

确实如此。从浅层次来说,十九世纪发生的工业革命会重演,行业领袖基本拥有在经济和政治领域主宰世界的权力。二十一世纪的人工智能革命以及生物技术革命会让历史重演,而且历史也已经在重演。

在我看来,前的军备竞赛就是一场帝国军备竞赛,很快会导致数据殖民,不需要派一兵一卒,只需要获得某个国家的所有数据就能进行数据殖民。

但是在更深、更广泛的层次,我认为这将会塑造人类的未来,塑造生命的未来。因为新技术很快会让一些企业和政府能够侵入人类,不再是侵入电脑、智能手机、电子信箱和银行账户,最重要的是可以侵入人类。

要侵入人类,需要很多生物学方面的知识、大量算力,尤其是大量数据。

如果你们手里有足够多的关于我的数据,有足够的生物学知识和算力,你们就能掌控我的身体、大脑和人生。你们甚至可以比我还了解我自己。

现在已经非常接近这一点了。一旦达到这一临界点,民主、自由市场……实际上所有的政治体系,包括集权政体,都将改变,现在还不清楚越过这一临界点后会发生什么。

主持人:从很多方面看,在成为一个监控国家方面,中国已经走在前面,您认为这是否预示了未来的发展趋势?

尤瓦尔·赫拉利:目前,我们看到中国的国家监控和美国的监控资本主义之间的竞争,所以并不是说美国就没有监控。美国也有极其复杂的监控机制。

从目前的竞争局势来看,这场军备竞赛中不存在第三个真正意义上的参与者。这场军备竞赛的结果将影响未来20到50年间这颗星球上所有生物的生活方式,包括人类、其他动物以及新的实体类型。

主持人:

赫拉利教授刚才分享了他的看法。任先生,您是否同意他对风险的评估结果,即人类和政治体系的未来正在面临风险?

任正非:

我读过赫拉利教授的《未来简史》、《今日简史》,他对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以及科技对未来社会结构与人类意识形态变化的冲突……许多观点我是认同的。

第一,我们首先要看到科技是向善的,科技发展不是为了作恶,而是向善。

人类曾经经历了一个漫长发展的历史,在过去几千年,技术进步缓慢与人们的生理进步基本是同步的,内心没有恐慌。

当火车、轮船、纺织机械……出现的时候,人们也出现一些小的恐慌,但是后来工业社会的发展把这些恐慌消除了。